Gilgamesh

鬼知道我码了些啥。。。严重ooc,闪厨和恩厨不要打我∑( ̄□ ̄;),就这样,求不喜勿喷哈~(溜走)

————进入正文————

在古老国度城都中,一位少女坐在宝座上,明亮的光如同金色的薄纱,撒在少女身上,媲美神明的面容,柔软的长发随意散落着,近乎于完美的外表——
这是神的子嗣。
所有看到她的人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

王听到了。
乌鲁克的子民们正在欢呼。
他们的王战胜了天神降下的神牛。
但是,王所看到的……
恩奇都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
她的时间不多了。
没有任何人能抵抗那可憎的诅咒。
没有任何人能违背那该死的诸神。
哪怕,哪怕她是乌鲁克之王……
吉尔伽美什在哭泣着,
哪怕她的脸上并没有泪水。

“吉尔……”

“恩奇都……”声音中带着浓厚的鼻音,她哽咽的呼喊着挚友的名字。

“我好后悔,为什么我要被创造出来!为什么我要遇到沙姆哈特!要是没有遇到她就好了,这样她就不会带我来到这里……所以,我诅咒她!……要是我没有遇见你就好了……”恩奇都着推开周围的所有物品,她怒吼着,咆哮着……一切的一切都在述说着她的愤怒,后悔,不甘与……悲伤……

“直到现在……你才后悔遇见我吗?……吾之挚友……”
【不行……没办法了,真的……忍不住的,哪怕真的有损王范,但是,这一次……就让我任性一下吧……不会生气吧,恩奇都……一定会生气吧,居然这么懦弱……既然生气,那就快起来,和本王打一架,用你那蛮狠的力量将我打醒……】
晶莹的泪滴顺着吉尔伽美什的脸颊滑落,滴在了她的手上,发现自己流泪的王慌慌张张的将泪水擦去,但是恩奇都的话语终究还是击溃了她最后的防线,哪怕一直忍耐着,但是,面对挚友的悔恨与愤怒以及萦绕在挚友身边的浓郁的死亡之气,吉尔伽美什还是不禁留下了眼泪,一向高傲的王……哭了。

“不是这样的”恩奇都极力地否认道:“不是的……我很庆幸我可以遇见你,吉尔……你是我最重要的挚友,我本就为你而生,是你教会了我如何去当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兵器,可以得到王如此之高的赏赐与认可,是我最高的荣誉,而使我可以有机会得到这份荣誉的人,是将我带到这里的沙姆哈特,因此我要对沙姆哈特道歉,她是我的老师,母亲,姐妹……因为她我才可以遇见你……我的挚友,我要收回刚才的诅咒,我要祝福她,祝她可以一直健康,得以长寿……但是,吾友啊……在我死后,又有谁能理解你呢……一想到这个,我就不禁的泪水长流……”

“恩奇都……不要死,你既然担心无人能理解本王,那么就留下来,不要向神的诅咒妥协。不要说什么寻找可以理解本王的人,本王不需要杂种的理解,但是,吾友啊……你与他们不同,你是本王的挚友,无论如何,不管过去多久,本王的挚友永远都只有你一人……”吉尔伽美什恳求道……命令道……一切的一切只为了挚友可以留下来陪她,不要死……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包括吉尔伽美什,以及恩奇都自己,而这一遍遍的恳请与挽留,终究不过是无用的挣扎罢了……

最后恩奇都还是去了……她听到了吉尔伽美什的挽留,听到了她的恳求,看到了她的狼狈与不堪,感受到了她的悲伤与绝望,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日渐衰弱的身体早已无法动弹,原本细腻柔滑的肌肤也如同枯木一般,就连顺滑柔美的秀发也如同枯死的干草,稍稍一用力就能断开。她抱着恩奇都,给她披上鲜红的丝布——如同新娘一般……她一边又一边地抚摸着恩奇都的皮肤,看着她,仿佛她的挚友只是太累了,睡着了,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其实这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但是……恩奇都的身体开始腐坏了,令人厌恶的蛆虫在上面动着……吉尔伽美什又一次落下了泪水……自从恩奇都去世后,她已经抱着恩奇都的尸体哭了七天七夜,乌鲁克的子民也在为这位温柔善良,还改变了王,让王感到快乐的神造之人——恩奇都的离去感到悲伤,为她流泪……

因为经历了挚友的死亡,她开始思考着,恩奇都是神造之人,她非常的强悍,可是这么强大的她最终却还是躲不过死亡的诅咒,我是不是也将如此呢……

她开始了寻找不死灵药的路途,在经历重重困难与考验后,吉尔伽美什终于得到了灵药。可是就在她休息的时候,一条贪婪的蛇偷吃了灵药。
“……这就是……本王的结局吗?”自嘲的笑容浮现在脸上,最终回到乌鲁克的她发现自己的挚友已经被埋葬,恩奇都的身体已经变回泥土,回归大地了……她挖开埋葬恩奇都的土地,最终留下的,只有一条锁链——天之锁(ENKIDU)
吉尔伽美什将自己的头发割下一部分,放在了天之锁原本的地方,她将天之锁系在了自己的腰上……只留下了孤独却又坚定的身影。在这经历中,少女再次得到了成长……
梦……醒了……
“Archer?”
“什么事?杂种?”
“没……你……有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人?啊!没什么,只不过是顺便问问罢了……”
“重要的人?那种东西本王早就忘记了,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接下去的战斗吧。”金色的servant露出了不满的表情,离开了,但是她眼神里无意中流露的温柔和思念却说明了一切……
看着金色servant离去,少女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啊啦啊啦,傲娇了呢~】
其实还记得的,对吧。Archer——
谢谢你一直没有忘记。我的王啊——
只有你本王永远不会忘记,恩奇都——
————————
小剧场:
小恩:吉尔,王可不能哭哦~(一拳呼脑袋上)
娘闪:等等等等等等!吾友冷静!
闪闪:……(这货绝对不是本王)
三人:果然还是打死作者吧!ENUMA ELISH!!!×3
作者:【卒】

拉二闪有奇迹!我刚去看了拉二,贤王就带着幼闪来了!
抽到贤王了,开心,这段时间蓄力贤王果然没白费!同时也祝大家能出货!各位太太们辛苦了!祝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