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lley梅

我终于知道贤王妈妈以及拉二闪那篇贤王爸爸【妈妈】收养茨木的梗是哪里来的了😂😂😂😂😂😂
——————
私心打了拉二闪的tag(๑•́ ₃ •̀๑)

我等你长大【闪闪篇】

私设如山
这篇是以闪闪的视角写的,所以有些原本不知道的东西也可以更清楚的明白。闪闪真的没有渣!
另外,在私设里,精神连接的通道是单向的,没有打开的人看不到也听不到对方,打开的人虽然看到的对方,却无法和对方交流,完全处于两个世界的状态。
——————————
我是吉尔伽美什,乌鲁克的王……啊,不过现在的我还不够成熟。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待在房间了练习着如何使用我的眼睛,不过这次和以前却有点不同,因为我看见了……

“你是谁?”

——一个梦魔

我们交换了名字。在短短的对话中,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他叫梅林,是人与梦魔的混血,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我不也是人神混血嘛。不过真好呢,终于有可以聊天的人了。以前的朋友在被母亲发现后,就被禁止和我见面了,这次我得小心点才行。

“你可以等我长大吗?”

他突然这么问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呢。因为能力不够吗?当然可以啊~我们是朋友嘛。再说了,我也还没有长大,要是他被发现的话,后果就严重了。因为王是不能有弱点的,如果被敌人知道了他的存在……算了,还是不要想了,既然这样,不如在那之前就变的更强大。

“嗯,我等你长大。”所以在我们见面之前,快点变强,快点长大吧!梅林~

我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既然要变强,那当然要有实际行动才行。所以我去了试炼场,我得快点变强才行。兴致勃勃的我赶紧跑了出去,我第一次感觉自己的精力是如此充沛。但是……

“唔!”头……好痛……真是的,王宫里的守卫变薄弱了吗?

“抓到他了吗?”“是的,陛下。”“哈哈哈,很好,下去领赏吧!”“多谢陛下,小的告退……”

【好吵……】

“哼,你终于落到我的手里了,吉尔伽美什。你以为现在的你还能逃的掉吗?别想了,等到我攻下了乌鲁克,乌鲁克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到要看看,少了王的乌鲁克能撑到什么时候……”废了好大的劲终于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啊……

“阿伽……”“哦?居然醒了?也好,就让你看着乌鲁克被我攻陷的场景然后痛哭流涕吧!我到要看看大名鼎鼎的乌鲁克王像个小孩子一样哇哇大哭的模样。”“你真是个恶劣的家伙……不过你的愿望,永远都不会实现的……”之后的事我也不清楚了……因为在说完那些话之后,我的意识又一次陷入了黑暗之中。头上的血一直止不住,本以为不会再醒来,但是脑海里却总有一个声音在喊:快点醒来!不要睡,吉尔伽美什,快点醒来!

【是谁?】
【你醒了!】
【你到底是谁?】
【……!】
【我是■■……】

“!”再次醒来的我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我知道我已经回到乌鲁克了,想必阿伽的计划并没有成功。真不愧是我的子民。不过……“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么熟悉……”

“陛下,你没事吧,好点了吗?”“我没事,谢谢你。”这位是乌鲁克的女官,她是极少数可以和我谈心的人,也是帮助我和朋友们出去玩不被发现的人。“吉尔陛下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啊!!!……咳咳,陛下真的没事吗?您的朋友们都很担心呢……”“朋……友……?”“对啊,陛下的朋友们……啊,对不起,我不应该在这里说的,要是被人听到就不好了。”看着她慌慌张张的样子,我不禁感到一丝困惑。【我有……朋友?可是……为什么我却不记得了……】

距离上次的绑架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在每天的锻炼中也变得更高更强。军队里的士兵即使全部一起上也打不过我了。同样的,我也遇到了一个和我一样的人,他就是我的挚友——恩奇都

在和他打了三天三夜后,我们互相认同了对方,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两个经常会一起去森领里狩猎,虽然基本上是我在狩猎,而他却在另一个地方坐下,和聚集起来的兽群有说有笑的,让我气不打一处来。说好的比赛呢!

有一天我躺在他的腿上闭目养神,那群老东西真是太烦了,千篇一律的计划,就没有新的点子吗?!要是阿伽这个时候打过来,最先是的肯定会是他们。“吉尔,你有过朋友吗?或者是对你来说重要的人?”他突然问我。为什么他会怎么问?我可是对他说了好多次了……“本王的朋友只有你,恩奇都。”所以不要再想那些了,他们远没有你重要,你可是王(我)的半身啊。

【真的是这样吗?真的不重要吗?真的没有朋友吗?吉尔……】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你到底是谁?】

【我是■■……我长大了……】

【什么……意思……】

「我等你长大……」

不知过了多久,恩奇都已经不在了,那个声音也消失了,本以为就只要这么安安静静的过完余生就可以了,但是……“三女神联盟……为什么在这里会出现这个?”我预知到了一场灾难……一场足够毁灭神代的灾难……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将初开剑EA封印。为了做好准备,我开始了英灵的召唤仪式。但是,这个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你好啊~我是梅林大哥哥,你有想我吗?”看着这个笑的没心没肺的caster,我感觉安宁的日子离我越来越远了,不过除了这种无奈……我还从这家伙身上感到了一丝熟悉,但我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可是……

【这种温暖的感觉……是什么……】

我还是失败了,我没有保护住我的子民。看着提亚马特对着人类最后的御主,名为藤丸立香的少女发出攻击,我下意识的将她护在了身后。没办法,谁让她是本王的子民呢……真是的,你这个家伙还是这么不靠谱啊……梅林……居然这样就死了……没用的梦魔……

“吉尔伽美什王!”我看着痛苦的少女,真是的,有什么好哭的,如果你死了,本王就真的失败了,快给本王打起精神来!

“不过是致命伤罢了……”所以,不要哭了……

我最终还是回到了冥界……真是的,金古那个笨蛋……算了,谁让你是天之锁呢……和那个家伙一样,你们神界盛产笨蛋吗?你也是,恩奇都也是,伊什塔尔也是……算了,现在说这么多也没用了……接下去就看你的了……小丫头……

“吉尔伽美什王!”

【……是谁?】

“吉尔伽美什!”

【是谁?】

“吉尔伽美什!”

【是谁!】

“为什么……三次了……为什么你又要离我而去……”

「啪嗒……」

【眼……泪……?什么嘛……是你啊……梅林……对不起……我食言了……明明说过要等你的……嘛,算了,我们下一次再见吧……只要这份缘分与牵绊还在就一定会再见面的】

离上次美索不达米亚一战已经过去很久了,人理烧却也解决了……留下了一个「只有一人未还」的成绩……我们的咕哒子看着还没结束的限定卡池,决定快点抽出贤王,免得我们的梅林大魔法师成天哭哭啼啼的犯相思病。(咕哒语)

在一个个光圈闪过后,终于出现了金色的光,三个圈!金光!术阶!吉尔伽美什王!!!梅林老师你快看啊!我抽到贤王啦!!!
梅林老师踹开了门。
梅林老师和咕哒一起抱头痛哭。
全迦勒底都知道咕哒子是一个忠实的闪厨,除此之外能比得上咕哒的就只有那位大魔法师了。
(圆桌众:死gay。咕哒:你们好意思说吗?呆毛众:呵呵。)

“梅林,好久不见了。”看着面前小心翼翼的梅林,吉尔伽美什的脸上露出了少见的柔和。
“好久不见,吉尔伽美什王……”
【应该记起来了吧……记起来了吗?记起来了吧……】
“哦?虽然本王对这个称呼没有意见,但是本王记得有说过吧。”
【记起来了!】
“当然记得啊,我可是梅林大哥哥!……咳,我是说……好久不见,吉尔……”

【我等你长大】

【我已经长大了】

【我等到你了】

————

——

看着那周围冒着粉红泡泡的两人,某咕哒默默地在接下去一个月的刷狗粮队伍名单上都加上了一个名字:梅林

(END)
————————————
想来想去还是忍不码了篇番外,虽然是之前就有的脑洞(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咕了一天呢,诶嘿)
这次真的是糖哦!真的哦!
话说看着这篇,我觉得梅林视角的可以不用码了,反正码了也是塞刀片糖【茶】
PS:这里面闪闪和小恩那幕出现的声音并不是梅老师,虽然声音是他,但是却好像幻境一样的,所以闪闪才没有记住。另外,那些话其实是梅老师心中强烈的念才传达到闪闪那里的,闪闪并没有看到梅老师。

我等你长大【闪梅闪】

上学的时候无意中出现的脑洞
ooc警告,幼梅林出没,小恩和阿尔友情客串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谢谢
——————————————————
在一片纯白的世界里,
诞生了一个洁白的男孩,
人们都叫他——梦魇

年幼的乌鲁克王正在练习使用他的千里眼,不过这次有些不同,他看到的不是历史,而是另一双眼睛。那是与他不同的紫色眼睛,拥有那双眼睛的“人”是一个虹色的男孩。

“你是谁?”面对这个与众不同的人,吉尔伽美什产生了少有的好奇。“我是梅林,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也是梦魇吗?”突然出现的声音没有将梅林吓到,相反,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声音,甚至想每天都能听到。

“我的名字是吉尔伽美什,不过你叫我吉尔就可以了哦~梅林。原来你是梦魇啊,你喜欢吃噩梦吗?”带着好奇的眼光,不断打量着梅林的吉尔却没有注意到梅林的尴尬,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像蝾螈一样供人观赏。

“不完全是梦魇,准确的说,我其实是人类和梦魇的混血……你怎么了?”看到吉尔突然僵住的表情,梅林的心中不禁有一丝担忧。

而面对梅林的疑问,吉尔只是露出了安抚的微笑,不过这个笑容却很短暂。“唔……对不起啊,看样子我得回去了,很高兴认识你,如果以后你来到了乌鲁克,一定要来找我哦。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朋友……那……你可以等我长大吗?现在的我能力太小,要到你那里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梅林第一次觉得如此紧张。
【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哪有人会突然对别人说什么“等我长大”这样的话啊!】

“好啊,我等你长大。”

【噗通……】

一瞬间,梅林觉得心里好像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很温暖啊……朋友……真好呢。”看着眼前渐渐消失的金色,嘴角的微笑持久不消。

谁也不知道,在这个无际的白色世界,一朵紫色的花正在盛开。

————

——

不知过了多久,白色的世界被花海包围,原本的少年也变成了青年,不过他一直记得他和一个人有着一个约定。

“吉尔!我已经……”
【长大了】
眼前的一幕让他无法接受——
他日日思念的人正躺在一个碧发美人的腿上,逍遥慵懒的模样和记忆中的他完全不一样。

“吉尔,你以前有交过朋友吗?或者是……重要的人?”碧发的美人轻抚,把玩着他的金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问出了这个令人费解的问题。

“哼,本王这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本王的朋友,只要你一个就足够了,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杂种罢了。不过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男人睁开了他红宝石的眼睛,看着友人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

“只是有点好奇罢了,吉尔的小时候……应该会有很多人想和你做朋友吧。”
“不过是一群虚伪的家伙罢了,你就不要再想这些东西了。你只要记住,本王的挚友永远只有你恩奇都一人……”

两人的对话声渐渐消失,关闭了精神连接的梅林回到了花海。他就只是安静的坐着,湿润的眼角涌不出一滴眼泪……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这个世界出现了一个没有门的高塔,与其说是没有门,倒不如说塔的主人将门封闭了。而能进出这座塔的,就只有梅林和……
“芙!芙!”(你又在发什么呆啊!笨蛋梅林!)“是你啊,凯西帕鲁格……”将从远处跑来的疑似松鼠的第四兽抱起。“我们回去吧,凯西帕鲁格,他今天恐怕也真的不会来了……”“芙!”(单身是病,得治!)

——第四兽,凯西帕鲁格

————

——

“老师,你今天能给我讲讲巴比伦王的故事吗?”金发碧眼的骑士姬坐在不列颠国师的身边,兴致勃勃地要求他给自己讲一些王的传说。

【金色的头发……和他一样……】
“老师?梅林老师?”看着神游四海的大国师,不列颠未来的王偷偷的俯身在国师的耳旁……“薇薇安来啦!!!”“什么?!薇薇安在哪?!阿尔托莉雅你帮我掩护一……下……什么嘛,薇薇安根本不在这里,阿尔托莉雅,你这么骗你的梅林大哥哥,你是会失去我的哦。”看着眼前捧胸装柔弱的男子,阿尔托莉雅忍不住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什么嘛,明明一开始是老师你自己说要给我讲王的故事的,结果自己却在那里走神。”自知理亏的梅林只能打着哈哈,用尴尬的笑将事情掩盖过去。

“那么,我们就来讲一下巴比伦王的故事吧!在很久很久以前,巴比伦的乌鲁克有一个男孩诞生,他有着和你一样的金色头发,不过他的头发更像黄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的眼睛就和红宝石一样美丽……阿尔托莉雅……抱歉啊,我得先离开一段时间。”金色的人不断浮现在梅林的眼前,而尘封在脑海深处的记忆也被再次打开……

“梅林老师要离开吗?”“嗯,有点事……”看着少女担忧的眼神,金发的少女的身影渐渐和某个少年的身影重合,“我很快就会回来,不用担心。”

……

【我等你长大】

来到了乌鲁克,走到了古老王者的陵墓前,看着眼前的一切,梅林才真正的明白,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我等你长大】

“我来找你了……”

他跪在地上掩着面,两河流域的风像那个人的手一样,轻抚着梅林的脸颊,他第一次感觉到有湿润的水滴出眼眶里滑落。

【我等你长大】

“我已经长大了……”

“可是……”

“你又在哪?”

“吉尔……”

“我喜欢你……”

(END)
————————————
我说这是糖,你们会信吗?(*'ε`*)
第一次写文,自己看了后感觉好水,可惜不会画漫画,如果是漫画版的肯定会好很多。
【疯狂暗示志同道合的画师太太们】
希望你们会喜欢,比心♡

今天的八强出来了,又是一场月球内战了,红茶和士郎蜜汁情头,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有请收看b萌有话说😂😂😂

鬼知道我码了些啥。。。严重ooc,闪厨和恩厨不要打我∑( ̄□ ̄;),就这样,求不喜勿喷哈~(溜走)

————进入正文————

在古老国度城都中,一位少女坐在宝座上,明亮的光如同金色的薄纱,撒在少女身上,媲美神明的面容,柔软的长发随意散落着,近乎于完美的外表——
这是神的子嗣。
所有看到她的人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

王听到了。
乌鲁克的子民们正在欢呼。
他们的王战胜了天神降下的神牛。
但是,王所看到的……
恩奇都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
她的时间不多了。
没有任何人能抵抗那可憎的诅咒。
没有任何人能违背那该死的诸神。
哪怕,哪怕她是乌鲁克之王……
吉尔伽美什在哭泣着,
哪怕她的脸上并没有泪水。

“吉尔……”

“恩奇都……”声音中带着浓厚的鼻音,她哽咽的呼喊着挚友的名字。

“我好后悔,为什么我要被创造出来!为什么我要遇到沙姆哈特!要是没有遇到她就好了,这样她就不会带我来到这里……所以,我诅咒她!……要是我没有遇见你就好了……”恩奇都着推开周围的所有物品,她怒吼着,咆哮着……一切的一切都在述说着她的愤怒,后悔,不甘与……悲伤……

“直到现在……你才后悔遇见我吗?……吾之挚友……”
【不行……没办法了,真的……忍不住的,哪怕真的有损王范,但是,这一次……就让我任性一下吧……不会生气吧,恩奇都……一定会生气吧,居然这么懦弱……既然生气,那就快起来,和本王打一架,用你那蛮狠的力量将我打醒……】
晶莹的泪滴顺着吉尔伽美什的脸颊滑落,滴在了她的手上,发现自己流泪的王慌慌张张的将泪水擦去,但是恩奇都的话语终究还是击溃了她最后的防线,哪怕一直忍耐着,但是,面对挚友的悔恨与愤怒以及萦绕在挚友身边的浓郁的死亡之气,吉尔伽美什还是不禁留下了眼泪,一向高傲的王……哭了。

“不是这样的”恩奇都极力地否认道:“不是的……我很庆幸我可以遇见你,吉尔……你是我最重要的挚友,我本就为你而生,是你教会了我如何去当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兵器,可以得到王如此之高的赏赐与认可,是我最高的荣誉,而使我可以有机会得到这份荣誉的人,是将我带到这里的沙姆哈特,因此我要对沙姆哈特道歉,她是我的老师,母亲,姐妹……因为她我才可以遇见你……我的挚友,我要收回刚才的诅咒,我要祝福她,祝她可以一直健康,得以长寿……但是,吾友啊……在我死后,又有谁能理解你呢……一想到这个,我就不禁的泪水长流……”

“恩奇都……不要死,你既然担心无人能理解本王,那么就留下来,不要向神的诅咒妥协。不要说什么寻找可以理解本王的人,本王不需要杂种的理解,但是,吾友啊……你与他们不同,你是本王的挚友,无论如何,不管过去多久,本王的挚友永远都只有你一人……”吉尔伽美什恳求道……命令道……一切的一切只为了挚友可以留下来陪她,不要死……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包括吉尔伽美什,以及恩奇都自己,而这一遍遍的恳请与挽留,终究不过是无用的挣扎罢了……

最后恩奇都还是去了……她听到了吉尔伽美什的挽留,听到了她的恳求,看到了她的狼狈与不堪,感受到了她的悲伤与绝望,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日渐衰弱的身体早已无法动弹,原本细腻柔滑的肌肤也如同枯木一般,就连顺滑柔美的秀发也如同枯死的干草,稍稍一用力就能断开。她抱着恩奇都,给她披上鲜红的丝布——如同新娘一般……她一边又一边地抚摸着恩奇都的皮肤,看着她,仿佛她的挚友只是太累了,睡着了,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其实这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但是……恩奇都的身体开始腐坏了,令人厌恶的蛆虫在上面动着……吉尔伽美什又一次落下了泪水……自从恩奇都去世后,她已经抱着恩奇都的尸体哭了七天七夜,乌鲁克的子民也在为这位温柔善良,还改变了王,让王感到快乐的神造之人——恩奇都的离去感到悲伤,为她流泪……

因为经历了挚友的死亡,她开始思考着,恩奇都是神造之人,她非常的强悍,可是这么强大的她最终却还是躲不过死亡的诅咒,我是不是也将如此呢……

她开始了寻找不死灵药的路途,在经历重重困难与考验后,吉尔伽美什终于得到了灵药。可是就在她休息的时候,一条贪婪的蛇偷吃了灵药。
“……这就是……本王的结局吗?”自嘲的笑容浮现在脸上,最终回到乌鲁克的她发现自己的挚友已经被埋葬,恩奇都的身体已经变回泥土,回归大地了……她挖开埋葬恩奇都的土地,最终留下的,只有一条锁链——天之锁(ENKIDU)
吉尔伽美什将自己的头发割下一部分,放在了天之锁原本的地方,她将天之锁系在了自己的腰上……只留下了孤独却又坚定的身影。在这经历中,少女再次得到了成长……
梦……醒了……
“Archer?”
“什么事?杂种?”
“没……你……有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人?啊!没什么,只不过是顺便问问罢了……”
“重要的人?那种东西本王早就忘记了,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接下去的战斗吧。”金色的servant露出了不满的表情,离开了,但是她眼神里无意中流露的温柔和思念却说明了一切……
看着金色servant离去,少女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啊啦啊啦,傲娇了呢~】
其实还记得的,对吧。Archer——
谢谢你一直没有忘记。我的王啊——
只有你本王永远不会忘记,恩奇都——
————————
小剧场:
小恩:吉尔,王可不能哭哦~(一拳呼脑袋上)
娘闪:等等等等等等!吾友冷静!
闪闪:……(这货绝对不是本王)
三人:果然还是打死作者吧!ENUMA ELISH!!!×3
作者:【卒】

拉二闪有奇迹!我刚去看了拉二,贤王就带着幼闪来了!
抽到贤王了,开心,这段时间蓄力贤王果然没白费!同时也祝大家能出货!各位太太们辛苦了!祝欧!